12

主题

4

听众

80

积分

注册会员

发表于 2018-1-12 10:46: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竹 于 2018-1-12 11:00 编辑

     紧接《郭子仪祖籍太原的认定无误,但还不够具体》之一

               郭子仪祖籍太原的认定无误,但还不够具体
                                                                                      (二)   

四、郭子仪依祖藉阳曲封汾阳郡王,为什么家族庙碑、墓碑和墓志却载家于太原
认定阳曲为郭子仪封爵汾阳郡王的因封地,也就进一步佐证了阳曲为郭子仪具体祖籍地的认定。但是,要真正确立这二方面的认定,还必须对郭子仪家族庙、墓碑及墓志中为什么无一例外皆言其家族“太原人也”及“家于太原”等相似记载作出令人信服的客观解析:
西汉之前,由于分封制和世禄世卿制占统治地位,所以普通姓氏家族的社会地位和功能大受抑制,所以一般姓氏的社会地位和影响,仅局限于泛泛而言的著姓、大族等类的说法。
汉时,皇帝的中央集权不断加强,分封制渐次被废,世禄世卿的世袭制遂被削式微,国家统治系统除顶层外,皇帝和朝廷选任各级官吏的基本模式,也由世禄世卿制为主转为“察举制”与“征辟制”。察举制是由州、郡等地方各级官吏考察拟入仕人材并举荐给朝廷。征辟制是征召社会上名望显赫的人士出来做官,其中皇帝亲自征召的称“征”,由各级官府征召的称“辟”。由二汉延续至隋唐选任官员的察举、征辟制,相对于汉之前实行的世禄世卿制来讲,是很大进步,但其注重以声名取士和荐举为主考试为辅的特点,却影响和助长了三国、魏晋、南北朝门阀制度下以是否出身名门望族和按门第高下而主导举荐、选拔、任用官吏的趋势。这种现象造成了朝廷和地方各级重要的官职往往被门阀士族所垄断,从而使是否出自门阀士族及是否具有名门望族背景,成了决定入仕者在察举、征辟制及门阀制度下是否占有绝对优势的关键因素。
太原郭氏是两汉以来太原著姓,是三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知名门阀,到唐初,太原郭氏已发展成为天下郭氏著名郡望,位居唐初“山东(一说为崤山以东,一说为华山以东,一说为太行山以东)八大望族”之列。因之,鉴于二汉时察举、征辟选任官制的实行,尤其是三国、魏晋、南北朝门阀制度在选任官方面以名门望族、门阀士族出身者为优的影响,所以郭子仪家族的具体祖籍地虽为阳曲,但自汉时起,郭子仪家族即以与阳曲世代地连治合的太原为其家族祖籍地的大名。
与郭子仪家族祖籍地表述中所涉太原与阳曲彼此交结的历史现象,也出现在另一支知闻天下的阳曲郭氏身上。《三国·魏志·郭淮传》载:“郭淮字伯济,太原阳曲人。”郭淮祖父为东汉时的大司农,父为雁门太守,郭淮因出身名门而被举孝廉入仕,后官至曹魏车骑将军、仪同三司,封阳曲侯。据《郭氏史略》等史料记载,郭淮诸弟郭亮等及郭淮诸子郭统等皆记载为“太原阳曲人”或“阳曲人”。而且,除郭淮封为阳曲侯外,郭淮孙、郭统子郭正于魏末被封为“汾阳子”。然而到郭淮弟郭亮的玄孙郭逸时,受门阀选士的影响,郭逸的祖籍已由其祖父辈、被封“汾阳子”郭正的“太原阳曲人”改称为“晋阳人”了。自郭逸之后,其后世家族祖籍则皆记作“晋阳人”或“太原晋阳人”。如《北史·郭祚传》载郭逸孙即郭淮弟郭亮下七世孙:“郭祚,字季佑,太原晋阳人,魏车骑将军淮弟亮之后也。”郭祚诸子郭思恭、郭庆礼、郭景尚及郭祚诸孙郭延伯、郭季方等祖籍亦皆记作“太原晋阳人”。
上述郭子仪、郭全二大郭氏世家祖籍地表述中关于阳曲与太原彼此交结的历史过程和客观成因,正是郭子仪授爵汾阳郡王而未授太原郡王或晋阳郡王的内在因素,也是唐大臣郡王爵位名号之授遵循“郡依封土旧”规制的写照和验证,同时,也是对于郭子仪具体祖籍地是为太原阳曲的客观解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 Archiver|手机版| 郭氏文化网     

Copyright © 2001-2012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Swcom.cn X2.5( 赣ICP备13008098号-1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