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主题

2

听众

80

积分

注册会员

发表于 2017-5-9 10:30: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竹 于 2017-5-9 10:31 编辑

                                                            史料记载存误?还是史料解读有误?
                                        辩误众说不一的郭子仪子女数
  
               

        汾阳王郭子仪以多子多福著称,但其与正妻霍国夫人王氏究竟有几个子女,却历来众说不一。当前,不仅“百度百科”等网上网下资料关于郭子仪“七子八女”或“八子七女”或“八子八女”的说法把人弄的晕头转向,而且,就连一些权威史料的相关记载,也同样让人难知所以。如:《全唐文·汾阳王妻霍国夫人王氏神道碑》记载霍国夫人“有子六人,有女八人”,而新、旧《唐书·郭子仪传》则言郭子仪“有八子七婿”。那么,这些不同说法,何者为确,何者为误呢?尤其是相关史料内容,是记载存误,还是解读有误呢?就此,作如下解析:
       一、关于《汾阳王妻霍国夫人王氏神道碑》“霍国夫人有六子八婿”之记
      《汾阳王妻霍国夫人王氏神道碑》是郭子仪正妻王夫人于唐代宗大历十二年(777年)逝后所立之碑。其年郭子仪虽已八十一岁,但仍领司徒、中书令、副元帅等军政要职,仍参与朝政和统军作战。该碑碑文则为当朝宰相杨绾所撰。由此可知,该碑碑文关于霍国夫人“有子六人,有女八人”的记载不会有误。但是其中“有子六人”之说,却与广泛认可的新、旧《唐书》“有子八人”的记载不合。然而,霍国夫人碑文中“有子六人”的记载并非有误,这是因为:
       其一,郭子仪于唐代宗广德二年(764年)为其父郭敬之所立、被称《郭氏家庙碑》碑阴所记《郭敬之子孙题名录》中所载郭子仪八子中,二子郭旰记作“赠开府荆州大都督上柱国旰”,四子郭昢记作“赠开府太常卿清源县开国男昢”。这表明,其时郭子仪二子郭旰和四子郭昢已辞世,所以其官称中才记作“赠”。
       其二,于唐代宗大历十二年(777年)所立的《汾阳王妻霍国夫人王氏神道碑》,比《郭氏家庙碑》晚十三年。霍国夫人碑未如《郭氏家庙碑》一样祥记其在世及已逝所有八子的名讳官职,只是记载除已逝二子郭旰与四子郭昢外仍在世的另外六子,所以才记作“有子六人”。可见,《汾阳王妻霍国夫人王氏神道碑》“有子六人”的记载,与《郭氏家庙碑》及新、旧《唐书》“郭子仪传”和“宰相世系表”所记郭子仪“有八子”的记载,看似有别,实则并非有误,只是因指称的情况不同而已。

       二、关于新、旧《唐书》“郭子仪有八子七婿”之记
      《汾阳王妻霍国夫人王氏神道碑》是郭子仪在世时为其正妻王夫人所立之碑。因之,其碑所记王夫人“有女八人”不应有误。那么,新、旧《唐书》所记郭子仪有“七婿”是否有误呢?其实不然,因为其书所言“七婿”,并非指郭子仪和王夫人总共有七位女婿 ,而是指郭子仪和王夫人的八位女婿中有七位为“贵显于朝廷的重官”。其实,这在新、旧《唐书·郭子仪传》的相关记载中,已指称的很清楚。《新唐书·郭子仪传》所记“八子七婿,皆贵显朝廷”及《旧唐书·郭子仪传》所记“婿七人,皆朝廷重官”的记载,皆映证了此说。更有说服力的是,郭子仪八位女婿所任官职的实际情况,正是除大女婿、成都县令卢让金为低级官员外,其余七位女婿则皆为五品到三品间的中、高级别“贵显重官”。可见,《汾阳王妻霍国夫人王氏神道碑》所记“有女八人”属实无疑,而新、旧《唐书》所言“婿七人”为“贵显于朝廷的重官”之记亦属实无误。

        三、关于郭子仪有“八子八女”属实无误之说
       郭子仪有八子的史实依据,主要为新、旧《唐书》“宰相世系表”所记“郭子仪家族世系表”中所列郭子仪子孙名录,以及与“宰相世系表”互为佐证的“郭子仪传”所记郭子仪“有八子”的相关记载。郭子仪有八女的史实依据,主要是《汾阳王妻霍国夫人王氏神道碑》所记“有女八人”及关于八位女婿姓名、官职的详细记载。
       根据上述史料相关记载以及对这些史料相关具体内容的解析,可以得出这样的具体结论:
       郭子仪共有曜、旰、晞、昢、晤、暧、曙、映八子。其中二子郭旰于唐至德二载(757年),即郭子仪61岁时阵亡于潼关之战。四子郭昢亦于郭子仪夫妇之前早逝,然而逝年无考,但最晚也在唐广德二年(764年),即郭子仪68岁时为父郭敬之庙立碑之前逝世。
       郭子仪共有八女,长女嫁成都县令卢让金,次女嫁鄂州观察使吴仲孺,三女嫁卫尉卿张浚,四女嫁殿中少监李洞清,五女嫁司门郎中郑浑,六女嫁邠州别驾张邕,七女嫁和州刺史赵纵,幼女嫁太常寺丞王宰。
       郭子仪八子八婿中,除大女婿卢让金为县令级别的低级官员外,其余八子七婿皆为五品以上“穿红着紫”的显贵**。
       据上可知,由于指称的情况不同,所以“霍国夫人碑”关于霍国夫人“有子六人”及新、旧《唐书》关于郭子仪“有八子七婿”的记载并非有误。后人只所以对该二项史料所记存疑,或据此认定郭子仪非八子八女,实属对该二项史料解读有误所致。
       综上可知,新、旧《唐书·郭子仪传、宰相世系表》、《有唐故中大夫、使持节寿州诸军事、寿州刺史、上柱国赠太保郭公庙碑铭并序》(金石界简称《郭氏家庙碑》)、《全唐文·汾阳王妻霍国夫人王氏神道碑》等史料关于郭子仪有几个子女的记载,虽然与“八子八女”不合,但因所言内容指称的具体情况不同,所以表面看似乎存异,然而实则相同。因之,上述史料从相关不同侧面证实郭子仪有八子八女以及对其子女具体情况的详分,无疑是属实无误的。而其它与此不一致的各种说法,则是由于对相关史料疏考误解而导致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听众

0

积分

实习版主

发表于 2017-5-10 23:07:00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这篇文章让我们得到两点一般书中学不到的知识精髓:
一、郭子仪于唐代宗广德二年(764年)为其父郭敬之所立、被称《郭氏家庙碑》碑阴所记《郭敬之子孙题名录》中所载郭子仪八子中,二子郭旰记作“赠开府荆州大都督上柱国旰”,四子郭昢记作“赠开府太常卿清源县开国男昢”。这表明,其时郭子仪二子郭旰和四子郭昢已辞世,所以其官称中才记作“赠”。
以上贾老师赐给我们的一个千金识字法,一个赠字!
二、后人只所以对该二项史料所记存疑,或据此认定郭子仪非八子八女,实属对该二项史料解读有误所致。贾老师教育我们看书不要片面,要深入地、全面地看看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 Archiver|手机版| 郭氏文化网     

Copyright © 2001-2012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Swcom.cn X2.5( 赣ICP备13008098号-1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