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主题

4

听众

80

积分

注册会员

发表于 2017-5-9 10:00: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竹 于 2017-5-9 10:10 编辑

267f9e2f070828389a517a97b999a9014d08f1d1.jpg
     郭子仪  “穷奢极欲”?请勿误读,其实他轻奢侈重节俭
   
    对于汾阳王郭子仪的历史评论、评价,相关权威史料《旧唐书》、《新唐书》及《资治通鉴》等史书的记载基本一致,一如《资治通鉴》所载,
郭子仪于国“功盖天下”,为官“位极人臣”,而在生活状态方面则“穷奢极欲”。
    被史评“再造唐室,功盖天下”,世誉“德完道粹,完名高节”的汾阳王郭子仪,史书对之“功盖(权倾)天下和位极人臣”的荣耀定位和评价无可质疑,然而对郭子仪生活状态方面“穷奢极欲”的评议和定位则有另当别论之惑。更有者,《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关于郭子仪“侈穷人欲而君子不之罪”、“侈穷人欲而议者不之贬”、“穷奢极欲而人不非之”的记载,似乎郭子仪确是穷奢极欲,但世人却不因其穷奢极欲而非议、贬谴、罪责之。如此而已,则使世人愈发难以理解上述史书对于郭子仪生活状态的评议和定位。
b151f8198618367a1be506af2e738bd4b31ce550.jpg
*所谓“侈穷人欲”与“穷奢极欲”之意基本相同,“侈”字,本义为人多或大的意思,常用则多指浪费、放肆、邪行等。“奢”字释义较多,既有大及美好、出色之义,也常指用度没有节制,过分追求。因之,奢、侈二字常组为“奢侈”一词,以表示“挥霍浪费钱财,过分追求享受”之意。
    《资治通鉴》关于郭子仪“穷奢极欲”之说是句成语,出自《汉书·谷永杜邺传》“失道妄行,逆天暴物,穷奢极欲,湛湎荒淫”之句。所以“穷奢极欲”是指“奢侈和贪欲到了极点”。也就是说,新、旧《唐书》及《资治通鉴》关于郭子仪“侈穷人欲”或“穷奢极欲”的说法,似是指郭子仪生活状况和态度不仅处于“没有节制的挥霍浪费和过分无尽的享受”状态,而且上至君王下到吏民,对郭子仪这种生活状态竟不非议、不贬遣、不罪责。正因之,世人对上述史料关于郭子仪“侈穷人欲而君子不之罪”、“侈穷人欲而议者不之贬”、“穷奢极欲而人不非之”的记载多有疑义,难以理解。其实,这种难以理解现象的出现,并非《资治通鉴》等史书对郭子仪生活状态的记载有误和评价不当,而是因为世人对该记载和评价解读有误所致。唐史、郭子仪研究学者及长篇历史小说《汾阳王郭子仪》作者贾祝文对此作出如下解析:
    一、定位郭子仪“穷奢极欲”与诸史书对郭子仪的总体评价不符
相关郭子仪总体评价最权威的新、旧《唐书》及《资治通鉴》三部正史中,只有《旧唐书·郭子仪传》的记载中,提到了唐史臣裴垍对郭子评价中唯一负面之事,即“唯以谗怒诬奏判官户部郞中张谭杖杀之,物议为薄。”而《新唐书》及《资治通鉴》对郭子仪的总体评价中,即便对此“物议为薄”事也未提及,反而以“完名高节,灿然独著”誉之。
    可见,相较于“穷奢极欲”而言,《旧唐书》所提“物议为薄”之事,简直不值一提。而且,不管哪个朝代,勿论是君王还是官吏,奢侈都是有违社会公德的耻辱之事,更何况郭子仪这样权倾天下、位极人臣的**。如若郭子仪真是“穷奢极欲”,那么世人对其所为,决不可能是“不贬、不非、不罪之”的,也不可能权威史书在对其总体评价中非不提及其奢侈,反而给予“完名高节,灿然独著”的盛誉。
    所以说,上述三部史书中关于郭子仪“侈穷人欲君子不之罪”、“侈穷人欲议者不之贬”及“穷奢极欲而人不非之”的记载和评价,并非指郭子仪真的是“穷奢极欲”,其实是另有解读。
    二、定位郭子仪“穷奢极欲”,与史书作者遵循的写作宗旨不符
    古代关于史书的编撰,虽也会有《春秋谷梁传》中所言:“为尊者讳耻,为贤者讳过,为亲者讳疾”的现象,但即便是暗含褒贬于曲折文字中的“春秋笔法”,也会在不直接表明真正观点的同时,而在具体描述中发微探幽地表达出作者的主观看法和客观事实。郭子仪无疑是唐代乃至整个中国古代的尊贤者,但是,即便新、旧《唐书》及《资治通鉴》的主撰者有意为郭子仪讳“穷奢极欲”之耻、之过,但郭子仪若真有“穷奢极欲”这样被历朝历代皆不齿的耻、过,那么上述史书的编撰者一定不至于冒天下大不韪而为之讳耻、讳过,也没有任何理由和可能在书中具体记述中只字不提其“穷奢极欲”的细微事。事实是,上述史书中,只提及郭子仪因功高位重应享“二千户食实封、给粮千五百人、二百匹马料、岁入官俸二十四万缗”和”家人三千、宅居亲仁里四分之一,中通永巷”及“前后赐良田、美器、名园、甲馆不胜纪”。但是,上述各史书中关于郭子仪自身“侈穷人欲”、“穷奢极欲”则一无例记。而且,就《资治通鉴》的主撰者司马光而言,其一生节俭,反对奢侈,并在《进书表》中声明编撰《资治通鉴》的目的为:“专取关国家兴衰,系生民休戚,善可为法,恶可为戒者,为编年一书。”就此而言,司马光也决无可能一方面将郭子仪具体记录为“天下以其身为安危近三十年、心系黎庶安生、完名高节”的“善可为法”尊贤,另一方面又将之定位为“穷奢极欲”的“恶可为戒”者。
u=1075328978,62692684&fm=58.jpg
三、事实上郭子仪非但未“穷奢极欲”,而且崇尚节俭严律家人
    唐《语林补遗》及 《资暇集》等史料记载有郭子仪节俭一事,即:身为功盖天下,贵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郭子仪,得享荣华富贵无可非议,但其平时却很是节俭,还经常废物利用,甚至将文书封面右侧的空白之处裁下来积攒到年终给手下官吏让他们把这些空白封面纸结到一起,作记事本用。在郭子仪的以身作则和要求下,手下官吏也十分注重节俭和废物利用。官吏裁纸的刀子折断后,“不余寸许”,但这位官吏却未将这片仅剩寸许长的折刀丢弃,而是将断刃磨得锋利继用。为便好拿,他又将木片削半环形,将折刃夹入以继续用来拆封、裁纸,其刀竟比折刃之前还好用。郭子仪嘉官吏说:“真郭子仪部吏也”,意在籍此倡节俭之行,使众吏效之。
    上述史料还记载,有次子仪出门时,见修宅者正修筑院墙郭子仪亲自嘱之道“好筑此墙,勿令不牢。”郭子仪汾阳王府虽“堂高凭上望,宅广乘车行”,却庭堂不求增豪逐奢,且门无值守,任人出入,以致郭子仪妻妾何者画眉浓淡,都成坊间话题。而且,郭子仪还主动要求捐出自己一年的俸禄助国买回纥战马,还将自家京城的一处园林捐出。再有,在郭子仪言传身教之下,其子女亦如长子郭曜般“朴简自处”,就连六媳升平公主亦为利民浇灌而毁掉自家的二盘水磨。郭子仪逝世前,遗嘱将四朝皇帝所赐名马珍物全部上交,但德宗皇帝又悉数赐还后,郭曜身为长子,一无自留,全部散分给诸弟。另外,安史乱平后,大臣将帅追奢逐侈,多大建府第,各穷其力而后止。唐德宗即位后,下旨将前宰相元载、前左仆射兼泾原节度使马璘及宦臣刘忠翼奢冠京城的豪宅华第拆毁。时已辞去军权和各职的郭子仪,因一直谨守规制,未随潮追逐豪奢,因之汾阳王府安然如前。由此可见,郭子仪若真是“穷奢极欲”,亦难免此祸。
    综上可知,新、旧《唐书》、《资治通鉴》所言郭子仪“侈穷人欲而君子不之罪”、“侈穷人欲而议者不之贬”、“穷奢极欲而人不非之”的记载和评价,并非指郭子仪“侈穷人欲”、“穷奢极欲”,而是指郭子仪有条件“穷奢极欲”却未“穷奢极欲”,所以世人方为此不罪、不贬、不非之。
u=1499253817,132624732&fm=15&gp=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听众

0

积分

实习版主

发表于 2017-5-10 23:24:39 |显示全部楼层
            郭子仪“侈穷人欲而君子不之罪”、“侈穷人欲而议者不之贬”、“穷奢极欲而人不非之”
            我个人最初的简单理解是,郭子仪怎样行事,人家都不怪罪他,是因为他是公平正当甚至用鲜血和生命换取得来的!而听贾老师一分析,才知道有更深奥的道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 Archiver|手机版| 郭氏文化网     

Copyright © 2001-2012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Swcom.cn X2.5( 赣ICP备13008098号-1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