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 发新帖回复

252

主题

8

听众

7278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9-18 11:45:27 |显示全部楼层
、兩方墓誌撰書者
郭晞墓誌和長孫璀墓誌均由杜黃裳撰寫。“杜黃裳字遵素,京兆杜陵人也。登進士第、宏辭科,杜鴻漸深器重之。為郭子儀朔方從事,子儀入朝,令黃裳主留務於朔方。邠將李懷光與監軍陰謀代子儀,乃為偽詔書,欲誅大將溫儒雅等。黃裳立辨其偽,以告懷光,懷光流汗伏罪。諸將有難制者,黃裳矯子儀命盡出之,數月而亂不作。”[1]杜黃裳通達權便,有王佐之才,為人性情雅澹,未始忤物,乃是唐代一代名相。
杜黃裳中進士後,進入朔方軍,被郭子儀辟佐朔方府。在子儀入朝期間,杜黃裳留下主事,從中可以看出杜黃裳深得郭子儀信任和器重。郭晞少年便隨父親征戰四方,由前文可知郭晞文武全才,郭晞與杜黃裳之間關係非常密切可堪為莫逆,故此郭晞夫妻墓誌均由杜黃裳撰寫則是很正常的了。在唐代,一般墓誌撰寫者與誌主關係可分為三類:親屬、朋友、同僚,而且撰寫者又多邀請善文、治史和瞭解誌主情況者擔當,能三者兼備者實為最佳[2]。杜黃裳無疑三者兼備,實為郭晞夫妻墓誌撰寫的最佳人選。從兩方墓誌來看,郭晞墓誌如同古文運動中提倡的言之有物,誌文既有對戰事詳盡的描述,也有各種人物的言辭,尤其是對郭晞被俘一事直筆而言,整篇墓誌如同一篇優秀的傳記文字,使人仿佛走進了時空通道去追隨誌主的人生軌跡;長孫璀墓誌文辭優美,用典華麗,“至於奉上接下之勤,賑乏恤孤之惠,有馬倫之清辯,穆姜之慈育,鐘夫人之法度,辛憲英之鑒裁”,字裏行間好像看見一位古典女子從中娓娓而來。兩篇墓誌文各擅特色,無疑是杜黃裳的優秀作品。杜黃裳所撰碑誌較少,《全唐文》載貞元十九年撰《東都留守顧公神道碑》為豐碑巨制,文辭藻麗[3]。又見貞元十六年撰《李良墓誌》[4],與這兩篇墓誌一道為人們瞭解杜黃裳的文學才華提供了較多的資料。
杜黃裳撰寫郭晞夫妻墓誌時為貞元九年和十年,其官職為銀青光祿大夫、行尚書吏部侍郎、上柱國鄭縣開國公,亦為瞭解其生平仕宦經歷提供了新的佐證。[5]
郭晞墓誌由鄭雲逵書寫,貞元十年,鄭雲逵當時官職為正議大夫、行秘書少監、上柱國、原武縣開國男賜紫金魚袋。“鄭雲逵,滎陽人。大曆初,舉進士。性果誕敢言。客遊兩河,以畫幹於朱泚,泚悅,乃表為節度掌**、檢校祠部員外郎,仍以弟滔女妻之。泚將入覲,先令雲逵入奏;及泚至京,以事怒雲逵,奏貶莫州參軍。滔代泚後,請為判官。滔助田悅為逆,雲逵諭之不從,遂棄妻子馳歸長安,帝嘉其來,留於客省,超拜諫議大夫。奉天之難,雲逵奔赴行在,李晟以為行軍司馬,戎略多以咨之。歷秘書少監、給事中,尋拜大理卿,遷刑部、兵部二侍郎、遷御史中丞,充順宗山陵橋道置頓使。”[6]史傳不載鄭雲逵善書,查鄭雲逵所撰書碑誌者,有貞元二十年《李廣業碑》,今在陝西省三原縣焦村堡,剝泐過半。碑文云:“皇祖懿德為代師範,婉禦未刻,光靈不揚,謂雲逵嘗學史,庶聞前修,故纂其緒業,見詳銘表。”此碑撰書者皆泐損,碑中可見結銜為“正議大夫行尚書省刑部侍郎原武縣開國男(以下泐)”,正與鄭雲逵官職相符,應為鄭雲逵撰或書。宋·陳思《寶刻叢編》稱為鄭雲逵撰並書。明·趙崡《石墨鐫華》稱鄭雲逵撰文,並云“書法直是徐浩敵手”。另《虢州刺史王顏碑》(元和二年),碑署銜“正議大夫行尚書省刑部侍郎上柱國原武縣開國男賜紫金魚袋鄭雲逵撰”[7],與《李廣業碑》署銜一致。鄭雲逵書還有《唐澄城縣令鄭楚相德政碑》(貞元十四年)碑署“衛尉卿鄭雲逵書”[8]。《郭晞墓誌》書體規整,整體佈局嚴謹。清梁巘《評書帖》云:“鄭雲逵,筆意類王縉。”《石墨鐫華》謂《李廣業碑》書法類徐浩,但諦觀此誌並無徐浩《不空和尚碑》“怒猊抉石,渴驥奔泉”的氣勢,顯得平和秀麗,雅致清逸。
鄭雲逵性情剛毅,寧折不屈,正和郭晞平生行事相近,郭晞墓誌由其書寫,正可達到文字形式和內容的完美和諧統一。
長孫璀墓誌由王瑀書寫,王瑀天宝初人,現存诗一首[9]。孫星衍《寰宇訪碑錄》卷四載《贈太常卿同州西河縣丞趙睿沖碑》(大曆四年)為王瑀八分書,有浙江仁和趙氏拓本,知王瑀善隸書。盛唐時因唐玄宗李隆基喜好隸書,故盛中唐時期湧現出了一批隸書名家,如韓擇木、蔡有鄰、史惟則、李潮等[10]。傳世有眾多的隸書碑刻,杜甫《李潮八分小篆歌》云:“尚書韓擇木、騎曹蔡有鄰,開元以來數八分。”王瑀所書此誌,埋藏千年,筆意如新,刻工上佳,較好地體現了毛筆的韻味。書法規整清麗,結體寬博自然,沒有唐玄宗《石台孝經》及史惟則《大智禪師碑》的豐雍華麗,頗類韓擇木秀美逸致的書風,亦可謂是唐代隸書的佳作。至此,長孫璀其人其事、杜黃裳的文章、王瑀的隸書三者完美統一起來,構成一方精美絕倫的藝術珍品。
在歷史的發展中,個人的過往如同沙礫一般被浪花淘盡,史籍的記載是一種選擇性的記憶,墓誌同樣也是一種選擇後的表現。郭晞墓誌所記載的一切,正需要放到唐代宏大的歷史背景中去看待,纔具有歷史意義。墓誌所言的不僅是政治情況的變化,更有著一個個鮮活生命的人生軌跡,正是由於這如同棋子一般的人物,纔使得歷史豐富而真實。郭晞一生貫穿了唐帝國發展中的轉捩點,安史之亂、藩鎮割據、蕃將叛亂、帝位更迭、民族關係的強弱互換,這一幕幕場景正通過史籍和墓誌的記載呈現在我們面前,某些不為人言的線索都蘊涵在字裏字外,通過一個個具體人物的命運,來感受隱藏在其中的歷史,也許這不失為墓誌研究的一條路徑。


[1] 《舊唐書》卷一四七《杜黃裳傳》,3973頁。

[2] 江波《唐代墓誌撰書人及相關文化問題研究》,吉林大學博士論文,2010年,104-120頁。

[3] 《全唐文》卷四七八,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2162頁。

[4] 《唐代墓誌彙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1909頁。

[5] 嚴耕望:《杜黃裳拜相前之官曆》,《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二十六本,中國民國四十四年,309—313頁。

[6] 《舊唐書》卷一三七《鄭雲逵傳》,3770頁。

[7] 陳尚君《全唐文補編》卷六一,中華書局,2005年,740頁。

[8] 《金石萃編》卷一百四《唐六十四》,頁二上。

[9] 《全唐詩》第十四冊《全唐詩續拾》卷一二,中華書局,1999年,11062頁。

[10] 關於唐代隸書的相關研究,參見林再成《唐代隸書簡論》,《蘇州職業大學學報》,2002年3期,60--62頁;陳根遠《唐〈韓秀實墓誌〉及其他》,《文博》2010年4期,31--35頁;李舉綱、王亮亮《西安新見唐第五琦墓誌考疏》,《書法叢刊》2010年5期,18--21頁。

[1] 《金石萃編》卷一百四《唐六十四》,頁二上。
[1] 《全唐詩》第十四冊《全唐詩續拾》卷一二,中華書局,1999年,11062頁。
[1] 關於唐代隸書的相關研究,參見林再成《唐代隸書簡論》,《蘇州職業大學學報》,2002年3期,60--62頁;陳根遠《唐〈韓秀實墓誌〉及其他》,《文博》2010年4期,31--35頁;李舉綱、王亮亮《西安新見唐第五琦墓誌考疏》,《書法叢刊》2010年5期,18--21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 Archiver|手机版| 郭氏文化网     

Copyright © 2001-2012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Swcom.cn X2.5( 赣ICP备13008098号-1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