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下一页
返回 发新帖回复

253

主题

8

听众

7299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9-18 11:38:52 |显示全部楼层
新見唐代郭晞夫婦墓誌及其相關問題
             (刊于《唐研究》16辑)浙江诸暨郭尧土提供
  
安史之亂對唐代社會的走向影響深遠。在平亂过程中,居功至偉的無疑當屬一代人傑郭子儀,其第三子郭晞時常伴隨其父戎馬作戰,在其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2007年底,西安碑林博物館新徵集到《郭晞墓誌》及郭晞妻《長孫璀墓誌》,這兩方墓誌的發現,對我們進一步瞭解平定安史之亂及其郭氏家族的情況提供了重要的線索和依據。本文公佈此兩方墓誌,並稍作考證,以期對研究這段歷史有所助益。
一、墓誌錄文
《郭晞墓誌》與《長孫璀墓誌》2007年於西安市長安區出土,《郭晞墓誌》誌蓋長寬均為76釐米,誌題三行,篆書為“大唐故郭府君墓誌銘”;誌石長寬均76釐米,40行,滿行42字,正書,有方界格。《長孫璀墓誌》誌石長寬均73釐米,23行,滿行28字,有方界格,隸書。謹迻錄並標點誌文如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3

主题

8

听众

7299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9-18 11:39:35 |显示全部楼层
郭晞墓誌
大唐故開府儀同三司撿校工部尚書兼太子賓客上柱國趙國公贈兵部尚書郭公誌銘並序
銀青光祿大夫行尚書吏部侍郎上柱國鄭縣開國公杜黃裳撰
正議大夫行秘書少監上柱國原武縣開國男賜紫金魚袋鄭雲逵書
維唐貞元十祀夏五月壬午撿校工部尚書兼太子賓客郭趙公薨於位,春秋六十有二,明年夏五月癸酉葬於萬年縣之鳳棲原。夫人袝焉,禮也。公諱晞,字晞,本系太原漢右馮翊孟儒之後。子孫因官徙關右,今為鄭縣人也。高祖昶,隨涼州法曹掾。曾王父通,皇朝美原縣主簿,贈兵部尚書。大王父敬之,渭綏吉壽四州刺史,贈太保。王父子儀,太尉、中書令,冊號尚父,贈太師。公即尚父之第三子,氣質端茂,風姿偉邁。粹靈蘊中,英華發外,識者目為公侯間人。初尚父領北庭副都護,公未弱冠,即補騎士,從討葛祿,以功授輕車都尉。自茲征伐,皆得隨侍焉。天寶末逆安起幽,潛竊中夏。玄宗命尚父統朔方之師,東向問罪,由是招高秀嚴於大同,走蔡希德於嘉山,破竹之勢,覆巢可企。拜左贊善大夫。屬潼關失守,靈武望幸,尚父匡戴本朝,即日斑師,既至行在,公入在侍臣之列。及從尚父救河中,命公迎法駕于彭原,會軍師於歧陽。又會戰于京南,乘勝追奔,下華陰、弘農二郡。逆豎慶緒,遣偽將收合敗卒十五萬,拒我於陝西,依高死戰,王師少退,元帥遽命迴紇踰險以襲其後,驟遣公引驍騎當前擊之,賊徒大潰,斬九萬級,遂復東周,加銀青光祿大夫、鴻臚卿同正員,封隰城男。居二年,朝廷念陝郛之功,賞典猶薄,累加特進,策勳上柱國,進封隰城侯。厥後屬絳臺失馭,眾叛將亡,三軍囂然,浹旬扉定。  詔起  尚父以元帥統臨之,先使公馳馹諭旨。公之至也,老安少懷,如涸斯沃。既而為亂者外同眾順,內畜陰猜,潛構兇黨,將樂前禍。公密查之,言於尚父,遂選精卒重於中軍,誡嚴以伺,果獲戎首,益封太原郡公,改殿中監同正員。逆臣僕固懷恩,誘結二蕃,犯我亭障,擢兼御史中丞,統朔方先軍以討之。尚父牢讓至於數四,詔曰:“高門積慶,垂裕後昆,愛子象賢,仰遵先哲。爰加臺憲,用壯軍威,俾展節於家邦,佇效能於君父,斷來表也。”其時賊軍乘秋大下,尚父使領步騎一萬當鋒,以挫其銳。懷恩遂與迴紇首領及吐蕃大相駈鐵騎四萬陣於涇北,煙塵恒亙謹廿里。公乃選神將提步騎三千以當吐藩,公自將五千以當迴紇,初則示羸不戰以怠寇,遲暮乘退,伺其半涉,大破之,斬五千級。詔曰:“巨猾憑淩,敢犯王略,聞郭晞與渾瑊於涇北岸背水而陣,大破堅敵,煞傷甚眾,深所嘉歎。”賊退保白驥原,公以銳卒二千伺夜犯營,餘黨大駭,應時宵遁。詔兼御史大夫,振旅而還,拜左散騎常侍。從容近密,沉靜寡言,非因召見,未嘗及時政得失。代宗深愛賞之,以其戚屬,竟未專任,加拜開府儀同三司,封趙國公,食邑三千戶,以獎前勞。後丁內疚,哀毀過禮,外除月,制除檢校工部尚書,兼領秘書省事。公以書府編簡多缺,上請集賢書目勘寫,因著《新錄》八卷。初扃吏稱曠廢日久,修之為艱。公曰:“圖籍之興,繋於國本。所全者重,所略者輕。”遂躬自纂閱,留為故事。未幾尚父薨,公之純孝,再丁酷罰。居喪沉瘵,殆至滅性。外除後,屬賊泚稱亂,皇輿外幸,公乘遽出奔,將赴  行在,馬仆傷足,為賊所得,稱疾絕食,誓死不從。賊黨謀曰:“尚父德在朔方,若假晞兵權,則京西之師,勢必來附。”兇威見逼,噤不言。奸岡能勝,卒乃獲免。泊大盜殱彌,翠華來歸,依前除工部尚書,兼太子詹事。詔書慰勉,恩渥如初,尋轉太子賓客。養誠明之性,修調護之職,從心所欲,匪踰於法度,投足不勉,自循於禮經,道遠乎哉,在我而已。況乎席元勳之業,則池□不為廣;達老氏之旨,則□裳不為貴。嘗與吏部侍郎李紓、秘書監包佶,絃觴風月,追方外之契。人或勸公:“家立大功,時猶右武,盍理□略,而務宴安。”公謂之曰:“世蒙國恩,身陷虎口,既無執訊醜之效,又無隨難羈□之勤。朝典宥全,非曰不幸,戎馬之事,已刳心焉。”君子聞之,以為知恥。惜乎!功可以濟難,而運遭屯如。略可以靜戎,而位居散地。雖得喪之際,公則無悶,而殂謝之後,人實有懷。聖皇軫悼,中使降問,贈兵部尚書。飾終之典,優於常數。夫人魯郡夫人長孫氏,柔德令範,先公而歿。長子前侍御史鈞,次子前奉先縣主薄鍊、前奉先縣尉鉷、前華州參軍銶、前寶鼎縣主薄鈁、前華州參軍鏶、前太平縣尉鑲。咸克荷成訓,休有令聞。以陵谷可虞,金石斯刻。庶乎傳信,□託為銘。愧非蔡邕之詞,敢俟楊偱之識。銘曰:
嚴嚴華山,滔滔洪流。精氣誕生,乃公乃侯。彧彧尚書,克紹前脩。立功廣業,翼□垂休。太公作周,丁公濟美。博陸佐漢,霍雲不祀。鏡考遺躅,鳴謙約己。朱輪滿衢,青蓋成里。數馬而對,薄冰是履。保此大勳,終焉暮齒。空餘家傳,留付太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3

主题

8

听众

7299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9-18 11:40:17 |显示全部楼层
(二)長孫璀墓誌
大唐故魯郡夫人河南長孫氏墓誌銘並序
銀青光祿大夫行吏部侍郎杜黃裳撰    前河西縣尉王瑀書
夫人諱璀,字璀,有唐文德皇后之侄孫,工部尚書郭趙公之夫人也。高祖無忌,元勳盛烈,載在王府,官至太尉、趙國公。曾祖沖,兵部尚書、駙馬都尉,尚長樂公主。祖絢,右屯衛兵曹參軍。考元適,通州刺史、贈兵部侍郎。世家之美,光乎太史。夫人誕自清貴,生知淑哲。組訓琴瑟之工藝,圖史縑緗之詁訓。螽斯蘋藻之德禮,珩璜黼黻之容範,莫不目閱心得,洞如懸解。爰自笄年,歸乎趙公。以恭恪事舅姑,以貞婉輔君子。以溫柔睦群娣,以博愛和六親。年逾三紀,其道一致。乾元二年封魯郡夫人,從夫制也。於時舅為元臣,姑亦開國,娣姒齒天人之貴,叔妹刃印綬之榮。每晨昏就養,環佩成列。德之充也,謙若不足;禮之節也,敬則有餘。嘗屬趙公侍從專征,勤勞障塞。夫人輒詢諸才淑,以奉巾櫛。既而均養繁嗣,恩尤同生。閨門藹然,人不之別也。至於奉上接下之勤,賑乏恤孤之惠,有馬倫之清辯,穆姜之慈育,鍾夫人之法度,辛憲英之鑒裁,並是數輩,資我全德。於戯,隙駟不停,古人所歎。哀榮代謝,俛仰可期。以貞元九年夏四月庚戌寢疾,終於上都親仁里之私第,春秋五十有九,以其年秋七月乙酉卜兆於萬年縣之鳳棲原,禮也。長子前侍御史鈞,次子前奉先縣主薄鍊、前奉先縣尉鉷、前華州參軍銶、前寶鼎縣主薄鈁、前華州參軍鏶、故福昌縣尉鎔、前太平縣主薄鑲、前河中府參軍錫,並克岐克嶷,為龍為光。誠趙公之義方,亦夫人之內則,以為德言不可以不誌,陵谷不可以不虞,見託為銘,存乎實錄,昭示彤管,庶傳信焉。銘曰:
趙國小君,為魯夫人。瓊瑤匪磷,蘋藻惟勤。肇於成家,肆及睦親。中外忻欣,煦然如春。嗚呼!婦道久衰,夫人振之。夫人歿矣,嗣芳躅者而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3

主题

8

听众

7299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9-18 11:41:02 |显示全部楼层
二、《郭晞墓誌》解讀
(一)郭晞墓誌反映出的郭氏家族世系情況
墓誌云:“高祖昶,隨涼州法曹掾。曾王父通,皇朝美原縣主簿,贈兵部尚書。大王父敬之,渭綏吉壽四州刺史,贈太保。王父子儀,太尉、中書令,冊號尚父,贈太師。”對於郭晞父祖情況,《新唐書》卷七四《宰相世系表》四:“昶,隋涼州法曹;通,美原尉;敬之,字敬之,吉渭壽綏憲五州刺史。”[1]郭昶、郭通的官職墓誌與史傳相比較,一般而言墓誌的記載更詳,可信度也高一些。
《元和姓纂》載郭敬之官職為渭吉壽三州刺史,“《家廟碑》略云:遷扶州刺史,未上,除渭吉二州刺史,又授綏州,遷壽州。《新表》作吉渭壽綏憲五州,誤。苗晉卿《郭敬之碑》止云‘除吉渭綏壽刺史共四州’,不言扶,或因未上之故,先吉後渭,亦與《家廟碑》小異。敬之卒天寶三年,壽七十八,見苗《碑》。”[2] 郭敬之的官職墓誌記載為渭綏吉壽四州刺史,按照《元和姓纂》校記所述,基本可以認為敬之官四州刺史比較準確,而先後順序我們以為當以《家廟碑》所載為是。
《新唐書》卷七四《宰相世系表四》載晞有七子:“鈞,工部侍郎;鋼,監察御史;錬,太常丞;鉷、銶、鏶、鑲。”[3]《郭晞墓誌》云:“長子前侍御史鈞,次子前奉先縣主薄鍊、前奉先縣尉鉷、前華州參軍銶、前寶鼎縣主薄鈁、前華州參軍鏶、前太平縣尉鑲。”《長孫璀墓誌》云:“長子前侍御史鈞,次子前奉先縣主薄鍊、前奉先縣尉鉷、前華州參軍銶、前寶鼎縣主薄鈁、前華州參軍鏶、故福昌縣尉鎔、前太平縣主薄鑲、前河中府參軍錫”。《元和姓纂》載郭晞七子分別是鈞、鋼、鍊、鉷、錡、銶、鑲。對比《新表》和郭晞墓誌所載,郭晞七子中有一子姓名不同,墓誌中出現的是鈁,而《新表》記載中的是鋼。而《長孫璀墓誌》記載其有九子,比郭晞墓誌還多出兩人,分別是鎔和錫,其餘七人名字郭晞夫妻墓誌記載相同,據此我們以為,《新表》中的郭鋼很可能就是墓誌中所載的郭鈁,郭晞七子的長幼順序應當以墓誌記載為准。
郭晞夫妻墓誌子女記載有所差異,尤其是丈夫墓誌中的子女比妻子墓誌中記載的子女少,此種情況比較特殊,一般在唐代墓誌中丈夫墓誌可以記載所有的嫡庶子女,而女性墓誌一般只記載自己親生子女的情況。嫡庶區別的傳統在東漢時期已有某些跡象。魏晉之際,以洛陽為中心的地區傳統禮俗有所突破,嫡庶之分仍不可逾越,但庶生子的待遇和社會身份並沒有受到嚴重歧視。永嘉之亂後,至於北朝輕視庶生子的風氣變本加厲,至於庶生子不預人流,不錄入家籍,超出了嫡庶貴賤之分的常規[4]。到了隋唐時期,嫡庶地位雖然有所改善,但在關隴士族當中,嫡庶之分還是十分明顯的。“至於奉上接下之勤,賑乏恤孤之惠,有馬倫之清辯,穆姜之慈育,鐘夫人之法度,辛憲英之鑒裁”,墓誌大力表彰長孫璀的婦德,雖不無誇大之處,但根據墓誌所表現的內容來看,長孫璀撫育老弱花費了大量的心血。在大量的唐代墓誌中可見,唐代家庭中妾妓和她們所生的子女占了相當比例[5],從長孫璀墓誌記載郭晞有九子的情況來看,我們以為長孫璀比郭晞墓誌多記載的二子很大程度上可能是郭晞妾妓所生,而由長孫璀撫養長大罷了。至於郭晞墓誌所記載的七子則是正妻長孫璀所生,為什麼不記載其他庶子,則可能和時人的嫡庶觀念有關。


[1] 《新唐書》卷七四《宰相世系表》四,中華書局,2006年,3116頁。

[2] 林寶《元和姓纂》卷一○,中華書局,1994年,1553頁;關於《郭氏家廟碑》的記載參見《金石萃編》卷九二《唐五十二》,陝西人民美術出版社,1990年,頁一上。

[3] 《新唐書》卷七四《宰相世系表》四,3121-3122頁。

[4] 唐長孺《讀〈顏氏家訓·後娶篇〉論南北嫡庶身分的差異》,《唐長孺社會文化史論叢》,武漢大學出版社,2001年,101--112頁。

[5] 相關論述參見陳弱水《唐代的一夫多妻合葬與夫妻關係——從景雲二年〈楊府君夫人韋氏墓誌銘〉談起》,《中華文史論叢》,2006年第1輯;收入氏著《隱秘的光景——唐代的婦女文化與家庭生活》,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9年,230--258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3

主题

8

听众

7299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9-18 11:41:58 |显示全部楼层
(二)墓誌云:初尚父領北庭副都護,公未弱冠,即補騎士,從討葛祿,以功授輕車都尉。自茲征伐,皆得隨侍焉。
關於郭子儀任北庭副都護一職,史傳沒有詳細記載。《郭氏家廟碑》云:“武舉及第,授左衛長上,改河南府成皋府別將,又改同州興德府右果毅左金吾衛知隊仗長上,又改汝州魯陽府折沖知左羽林軍長上,又遷桂州都督府長史充當管經略副使,又改北庭副都護充四鎮經略副使,又除左威衛中郎將轉右司禦率兼安西副都護,改右威衛將軍同朔方節度副使,改定遠城使本軍營天使,又加單于副大都護東受降城使左廂兵馬使,又拜右金吾衛將軍兼判單于副都護、(天寶八載)又拜左武衛大將軍兼安北副都護橫塞軍使本軍營田使。”[1]郭晞六十二歲於貞元十年(794)卒,則郭晞當出生於開元二十一年(733),結合《郭氏家廟碑》可以推斷郭晞在天寶八載(749)之前未達16歲即補騎士隨父守漠北,之後在郭子儀的征戰生涯中“皆得隨侍”。
墓誌中的葛祿指的就是北庭所在的遊牧部落,“北庭近羌,凡服用食物所資,必強取之,人不卿生矣。又有沙陀部六千餘帳,與北庭相依,亦屬於回紇。回紇肆其抄奪,尤所厭苦。其葛祿部及白服突厥素與回紇通和,亦憾其奪掠,因吐蕃厚賂見誘,遂附之。於是吐蕃率葛祿、白服之眾,去歲各來寇北庭,回紇大相頡幹迦斯率眾援之,頻戰敗績,吐蕃攻圍頗急。北庭之人既苦回紇,是歲乃舉城降於吐蕃,沙陀部落亦降焉。北庭節度使楊襲古與麾下二千餘人出奔西州,頡幹迦斯不利而還。”[2]北庭統領天山以北,歷來是遊牧部落的活動區域,這些遊牧部族叛亂無常,使北庭處於時續不斷的不安定狀態。郭晞自幼精於騎射,武藝出眾,所以早早就跟隨郭子儀在北庭防護突厥,撫輯諸蕃,征討叛離,並以軍功被授予輕車都尉。
(三)墓誌云:天寶末逆安起幽,潛竊中夏。玄宗命尚父統朔方之師,東向問罪,由是招高秀嚴於大同,走蔡希德於嘉山,破竹之勢,覆巢可企。
天寶十載年三月,安祿山從京城長安返回范陽之後,就開始準備起兵之事。到了十一月,安祿山公開反叛,使賈循主留務,呂知誨守平廬,高秀巖守大同,自己親自率兵大舉南下。直到二十一日,玄宗纔從華清宮回到京師,隨後作出了一系列的安排,其中詔子儀為衛尉卿、靈武郡太守,充朔方節度使,率本軍東討。
在南路叛軍進攻洛陽的時候,北路叛軍也在大同軍使高秀巖的率領下進犯唐振武軍。此時郭子儀已經升任朔方節度使,遂率軍迎敵,大敗高秀巖,並乘勝向南追擊。經過幾次大戰,郭子儀收靜邊軍,斬賊將周萬頃,接著率軍包圍了雲中(山西大同),正如墓誌所言“招高秀嚴於大同”,遂收雲中、馬邑,開東陘。
蔡希德被安祿山拔於行伍,署大將。安祿山起兵之後,他作為安祿山的親信備受重用,當河北發生變故之後,史思明急攻常山、博陵,隨後“蔡希德將兵萬人自河內北擊常山”,“杲卿起兵纔八日,守備未完,史思明、蔡希德引兵皆至城下。杲卿告急於承業。承業既竊其功,利於城陷,遂擁兵不救。杲卿晝夜拒戰,糧盡矢竭;壬戌,城陷。”[3]
“會李光弼攻賊常山,拔之,子儀引軍下井陘”[4],兩軍會師兵力達到十余萬人,之後與叛軍在九門縣城南交戰,叛軍大敗,史思明率殘部逃向趙郡,蔡希德逃往巨鹿之後又逃回洛陽。安祿山擔心回路被斷,又撥給蔡希德二萬人馬增援史思明,同時令牛廷玠調發范陽等郡士卒一萬餘人南下。至此,史思明軍復增加到五萬人。郭子儀與李光弼避敵鋒芒,深溝高壘,等叛軍疲勞之際,於五月二十九日在嘉山與叛軍會戰,“大破之,斬首四萬級,捕虜千餘人”。
郭晞在朔方軍一系列的作戰中,郭晞一直隨父子儀作戰,經過這幾場大戰積累不少軍功,也因之拜左贊善大夫。
(四)墓誌云:屬潼關失守,靈武望幸,尚父匡戴本朝,即日斑師,既至行在,公入在侍臣之列。
唐軍在河北戰場取得節節勝利,尤其在嘉山大捷之後,整個戰場情勢極有利於唐軍。為了防範叛軍進入關中,哥舒翰受命率軍防守潼關。因玄宗聽信楊國忠等人讒言,強令哥舒翰出關作戰,結果唐軍在靈寶大敗,最終哥舒翰被蕃將挾持,潼關天險歸於叛軍之手。
潼關失守,鑾駕倉皇西逃,經馬嵬之變,唐玄宗前往成都,而太子李亨則來到朔方軍治所靈武,隨後即皇帝位(是為唐肅宗)。“會哥舒翰敗,天子入蜀,太子即位靈武,詔班師。子儀與光弼率步騎五萬赴行在。時朝廷草昧,眾單寡,軍容缺然,及是國威大振。拜子儀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仍總節度。”[5]肅宗即位,朔方軍班師行在,正如墓誌所言,郭晞亦在其中并入在侍臣之列。


[1] 《金石萃編》卷九二《唐五十二》,陝西人民美術出版社,1990年,頁二上。

[2] 《舊唐書》卷一九六下《吐蕃傳》下,中華書局,2007年,5257頁。

[3] 《資治通鑑》卷二一七,中華書局,2007年,6951-6952頁。

[4] 《新唐書》卷一三七《郭子儀傳》,4599頁。

[5] 《新唐書》卷一三七《郭子儀傳》,4600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3

主题

8

听众

7299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9-18 11:42:34 |显示全部楼层
(五)墓誌云:及從尚父救河中,命公迎法駕於彭原,會軍師於歧陽。又會戰於京南,乘勝追奔,下華陰、弘農二郡。逆豎慶緒,遣偽將收合敗卒十五萬,拒我於陝西,依高死戰,王師少退,元帥遽命迴紇踰險以襲其後,驟遣公引驍騎當前擊之,賊徒大潰,斬九萬級,遂復東周,加銀青光祿大夫、鴻臚卿同正員,封隰城男。
郭晞本傳云:“晞,善騎射,從征伐有功,復兩京,戰最力,出奇兵破賊,累進鴻臚卿。”對於郭晞仕任鴻臚卿的過程,墓誌比本傳講述的詳細清楚。
賊將阿史那從禮以同羅、僕骨騎五千,誘河曲九府、六胡州部落數萬迫行在,將寇朔方。針對這種情況,肅宗派遣郭子儀指揮天德軍討伐,“子儀以回紇首領葛邏支擊之,執獲數萬,牛羊不可勝計,河曲平。”肅宗從靈武即位之後,先抵達順化,後到達彭原郡(甘肅寧縣)。在平定阿史那從禮之後,郭晞遵從父命,到彭原迎肅宗御駕。
墓誌所言會戰於京南,指至德二年的香積寺會戰。長安城南香積寺地域北傾,唐軍在九月二十七日列陣於此, “李嗣業為前軍,元帥為中軍,子儀副之,王思禮為後軍,陣香積寺之北,距灃水,臨大川,彌亙一舍。賊李歸仁領勁騎薄戰,官軍囂,嗣業以長刀突出,斬賊數十騎,乃定。回紇以奇兵繚賊背,夾攻之,斬首六萬級,生禽二萬,賊帥張通儒夜亡陝郡。”[1]
香積寺大戰之後,朔方騎軍追擊叛軍,迅速收復了華陰、弘農兩郡。根據墓誌來看,追擊的唐軍很可能是以郭晞為將的先鋒。之后,叛軍約15萬兵馬在陝郡西面的新店依山佈陣,居高臨下,等待唐軍的到來。郭子儀看到這種情況之後,採用了正面佯攻,背後偷襲的作戰方案。十月十六日,正如墓誌所言,郭晞率領驍騎從正面進攻,回紇騎兵從南山向叛軍後方進攻,唐軍前後夾擊,叛軍死傷與被俘共達10萬人,唐軍取得了重大勝利。隨之廣平王李俶整軍進入洛陽,至此東都收復。在這次大戰之中,郭晞亦立功不少,很快進封為銀青光祿大夫、鴻臚卿同正員,封隰城男。“居二年,朝廷念陝郛之功,賞典猶薄,累加特進,策勳上柱國,進封隰城侯”。
(六)墓誌云:厥後屬絳臺失馭,眾叛將亡,三軍囂然,浹旬扉定。詔起尚父以元帥統臨之,先使公馳馹諭旨。公之至也,老安少懷,如涸斯沃。既而為亂者外同眾順,內畜陰猜,潛構兇黨,將樂前禍。公密查之,言於尚父,遂選精卒重於中軍,誡嚴以伺,果獲戎首,益封太原郡公,改殿中監同正員。
郭子儀先後與叛軍作戰,功蓋天下,在這個時候唐代的宦官已經成為一種政治勢力登上了歷史舞臺,逐漸形成了宦官官僚集團[2]。平定叛軍當中,宦官魚朝恩妒忌大將,郭子儀在政治漩渦中幾度起伏。
寶應元年(762)二月,許多軍鎮因為將領克扣軍餉和**部下,不時發生軍亂事件。先是河東道的唐軍行營發生兵亂,在還沒有平息的時候,南面的絳州朔方軍行營也發生了動亂。絳州因遭受饑饉,民間無力負擔賦稅,行營中的糧食供給和軍功賞賜均告缺乏。在這時突將王元振圖謀借機作亂,放火燒毀了節度使衙門,殺死了李國貞等人。同時駐紮在冀城的唐軍行營也發生了士兵作亂。針對這種情況,肅宗擔心新提拔的節度使威望不足,不足以有效地彈壓安撫駐軍,所以“詔起尚父,以元帥統臨之”,出鎮河中。郭子儀首先命郭晞趕赴絳州行營發佈命令,等郭晞一到“老安少懷,如涸斯沃”。
四月下旬郭子儀到達絳州行營,煽動鬧事的王元振等人被誅,其他參與兵亂之人憂懼不安,企圖再次起事。郭晞秘密查詢,將情況告知了郭子儀,並挑選出精銳士卒4000餘人,曉以大義,親自統帥守護中軍,以備不測。郭晞持弓警戒,連續7個日夜沒有休息,果然抓獲了暗中作亂的首惡之人[3]。郭晞本傳云:“河中軍亂,子儀召首惡誅之,其支黨猶反仄,晞選親兵晝夜警,以備非常,奸人不得發。以功拜殿中監。”郭晞也因平定兵亂有功封太原郡公,又改殿中監同正員。


[1] 《新唐書》卷一三七《郭子儀傳》,4600-4601頁。

[2] 詳見黃永年《六至九世紀中國政治史》,上海書店出版社,2004年,221-258頁。

[3] 參閱《冊府元龜》卷三五八《立功》一一(中華書局,2003年)與《郭晞墓誌》記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3

主题

8

听众

7299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9-18 11:43:12 |显示全部楼层
(七)墓誌云:逆臣僕固懷恩,誘結二蕃,犯我亭障,擢兼御史中丞,統朔方先軍以討之。……其時賊軍乘秋大下,尚父使領步騎一萬當鋒,以挫其銳。懷恩遂與迴紇首領及吐蕃大相駈鐵騎四萬陣於涇北,煙塵恒亙謹廿里。公乃選神將提步騎三千以當吐藩,公自將五千以當迴紇,初則示羸不戰以怠寇,遲暮乘退,伺其半涉,大破之,斬五千級。……賊退保白驥原,公以銳卒二千伺夜犯營,餘黨大駭,應時宵遁。詔兼御史大夫,振旅而還,拜左散騎常侍。
僕固懷恩,鐵勒部人。安祿山叛亂之後,懷恩跟隨郭子儀征討四方戰功卓著,尤其在安史之亂後期,郭子儀屢次解職,朔方軍主要是僕固懷恩率領平定河北重建藩鎮。當時懷恩與諸多當權者關係不善,最後被辛雲京、李抱玉以及魚朝恩等人逼反。
懷恩叛亂之後,陰召回紇、吐蕃寇河西,殘涇州,犯奉天、武功等地,代宗避狄陝州,郭子儀奉詔綏靖河東,朔方將士咸來歸附,懷恩棄母逃往靈武。在二蕃侵入之時,郭晞擢兼御史中丞,統朔方軍以討之,本傳云:“吐蕃、回紇入寇,加御史中丞,領朔方軍援邠州,與馬璘合軍擊虜,破之。”郭晞率朔方軍與涇原節度馬璘合兵一處共禦吐蕃回紇聯軍。馬璘武幹絕倫,懷恩叛亂,馬璘“間關轉鬥至鳳翔,虜圍已合,節度使孫志直嬰城守。璘令士持滿外向,突入縣門,不解甲出戰,背城陣。虜潰,率輕騎追之,斬數千級,漂血丹渠。”[1]關於郭晞此次作戰的情況史傳無載,不過可以通過對馬璘部的戰況對郭晞所領朔方軍的情況進行對比,吐蕃回紇兵力強盛,郭晞和馬璘先身以當,並且取得戰鬥勝利,雙方的戰況當慘烈異常,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出郭晞戰力的強盛。
第二次懷恩以哄騙利誘手段,招引回紇、吐蕃兵力10萬人大舉入寇,再次京師震動。代宗令子儀率諸將出鎮奉天,懷恩所部步步進逼奉天,當看到郭子儀領軍嚴陣以待立即不戰而退,退到涇河之陰的高原上時佈陣挑戰唐軍,“虜復來,陣涇水北,子儀遣晞率徒兵五千、騎五百襲虜。晞以兵寡不進,須暮,賊半濟,乃擊,斬首五千級。”[2]墓誌對此戰記載更為詳盡,可知叛軍聯軍為首之人乃是懷恩、回紇首領和吐蕃大相,墓誌說郭晞派一將提步騎三千以當吐藩軍,公自將五千以當迴紇軍,大敗懷恩聯軍。根據墓誌記載“郭晞與渾瑊於涇北岸背水而陣,大破堅敵”,領兵面對吐蕃軍的當是唐軍將領渾瑊,渾瑊本鐵勒九姓之渾部人,自小武力出眾,善於騎射。“懷恩反,瑊以所部歸子儀,會釋之喪,起複朔方行營兵馬使。從子儀擊吐蕃邠州,留屯邠。虜復入,至奉天,瑊戰漠谷,有功,遷太子賓客,屯奉天。”[3]從郭晞墓誌可知渾瑊升任太子賓客,正是和郭晞在涇河之陰打敗懷恩聯軍有關。
叛軍大敗之後,郭晞乘勝追擊,深夜率二千銳卒襲擊敵營,獲得勝利,而懷恩聯軍在驚恐之下連夜逃遁了。從墓誌記載我們可以看出郭晞不僅武藝超群,同時又足智多謀,可謂文武雙全之將。
(八)墓誌云:後丁內疚,哀毀過禮,外除月制,降檢校工部尚書,兼領秘書省事。公以書府編簡多缺,上請集賢書目勘寫,因著《新錄》八卷。初扃史稱曠廢日久,修之為艱。公曰:圖籍之興,繋於國本。所全者重,所略者輕。遂躬自纂閱,留為故事。
有唐一代,經濟文化繁榮。唐初在隋代舊有藏書的基礎上,進一步購募遺書,謄寫校定,並考訂五經,繁榮文化學術。《舊唐書》卷四六《經籍》上:“開元三年,左散騎常侍褚無量、馬懷素侍宴,言及經籍。玄宗曰:‘內庫皆是太宗、高宗先代舊書,常令宮人主掌,所有殘缺,未遑補緝,篇卷錯亂,難於檢閱。卿試為朕整比之。’至七年,詔公卿士庶之家,所有異書,官借繕寫。及四部書成,上令百官入乾元殿東廊觀之,無不駭其廣。九年十一月,殷踐猷、王愜、韋述、余欽、毋煚、劉彥真、王灣、劉仲等重修成《群書四部錄》二百卷,右散騎常侍元行沖奏上之。”[4]《群書四部錄》有序、有解題,卷數浩繁,這是自漢代修《七略》以後、宋代以前唯一的一部官修解題目錄。《群書四部錄》修好之後,毋煚認為其收書不完備,遺漏很多,又略為四十卷名為《古今書錄》,大凡五萬一千八百五十二卷[5]
郭晞丁內疚,當是指其母王氏過世,王氏大曆十二年(778)正月辛未終於平康里之私第[6],唐代子女按照禮儀需要守孝三年[7],郭晞“降檢校工部尚書,兼領秘書省事”在郭子儀過世之前,按子儀過世於建中二年(781),據此推斷郭晞任工部尚書在大曆十二年到建中二年之間,很可能在建中元年左右。
安祿山之亂兩都先後覆沒乾元舊籍亡散殆盡郭晞此時兼領秘書省,正如其所說“圖籍之與,繋於國本”,郭晞正是在肅宗代宗崇重儒術,屢詔購募書籍的背景下出任此職的。郭晞“上請集賢書目勘寫,因著《新錄》八卷”,此書史書無載,之所以取名《新錄》,當是針對《群書四部錄》和《古今書錄》而言的。安史之亂後,書籍散軼,郭晞面對此種情況“躬自纂閱,留為故事”。《古今書錄》所著錄是開元年間政府的藏書《新錄》可能就是在这时整理現存書籍的基礎上所做的目錄。史傳和墓誌記載郭晞勇武超群,但對於其文化素養很少提及,從墓誌來看,郭晞對於古籍文獻應該瞭解甚深。

[1] 《新唐書》卷一三八《馬璘傳》,4618頁。

[2] 《新唐書》卷一三七《郭晞傳》,4610頁。

[3] 《新唐書》卷一六八《渾瑊傳》,4892頁。

[4] 《舊唐書》卷四六《經籍志》上,1962頁。

[5] 高路明《古籍目錄與中國古代學術研究》,江蘇古籍出版社,2000年,95-96頁。

[6] 楊綰《汾陽王妻霍國夫人王氏神道碑》,《全唐文》卷三三一,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1485頁。

[7] 關於守喪三年的禮制,可參閱吳麗娛《唐朝的〈喪葬令〉與唐五代喪葬法式》,《文史》2007年第3輯,87--123頁;《試論唐宋皇帝的兩重喪制與佛道典禮》,《文史》2010年第2輯,203--235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3

主题

8

听众

7299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9-18 11:43:45 |显示全部楼层
(九)墓誌云:外除後,屬賊泚稱亂。……泊大盜殱彌,翠華來歸,依前除工部尚書,兼太子詹事。
在德宗時期,發生了涇原之變,德宗率少數親信及皇室成員倉皇出走,逃到奉天縣。過了三兩天,左金吾衛大將軍渾瑊率家屬到奉天,唐朝一部分官員也陸續來歸。渾瑊是郭子儀部下大將,素有威望,779年,唐德宗分郭子儀所管軍州為三個節度使,渾瑊是三節度使之一,現在他來到奉天,人心纔安定了一些。附近諸鎮援兵入城,有渾瑊統率抵抗亂兵,唐德宗纔倖免被俘。
朱泚曾任涇原節度使,故被涇原變兵擁為主。他自稱大秦皇帝,儼然立起一個朝廷來。這時李懷光率朔方軍回救奉天,李晟也沿路收兵來救,馬燧等各歸守本鎮,李抱真仍留河北。這一行動是唐朝的轉機,渾瑊堅守危城,使這個轉機能夠實現。後李懷光擊敗朱泚別軍,朱泚率兵退守長安。奉天之圍由此尓解。
郭晞此時“居父喪,值硃泚亂,南走山谷。賊舁致之,欲汙以官,佯暗不答;賊露兵脅之,不動。數以城中事貽書李晟。既而奔奉天”。郭晞因為與朔方軍關係密切,所以叛軍認為“尚父德在朔方,若假晞兵權,則京西之師勢必來附”,在抓獲郭晞之後威逼利誘以求郭晞為己所用,郭晞沉默以對叛軍,最後擇機纔逃脫牢囚,出奔奉天,依前除工部尚書,兼太子詹事。
(十)墓誌云:嘗與吏部侍郎李紓、秘書監包佶,絃觴風月,追方外之契。
關於郭晞被俘之事,誌文中並未回避。誌主好友吏部侍郎李紓、秘書監包佶等宴談勸慰,郭晞謂之云:“世蒙國恩,身陷虎口,既無執訊醜之效,又無隨難羈□之勤。朝典宥全,非曰不幸,戎馬之事,已刳心焉。”對其被俘蒙難進行了辯解和自責,朝廷念其有功,亦予以了寬容,“詔書慰勉,恩渥如初”。
郭晞再次仕任之後,常與李紓、包佶來往。李紓、包佶兩人關係莫逆,“自貞元初李紓、包佶輩迄於元和末,僅四十年,朝之名卿,咸從之游,高歌縱酒,不屑外慮,未嘗問家事,人亦以和易稱之”[1]
李紓字仲舒,禮部侍郎希言之子,少有文學,以才名聞世。曾奏詔為《興元紀功述》及郊廟樂章,諸所論著甚眾,李紓亦因此官拜禮部侍郎,從郭晞墓誌來看李紓官禮部侍郎則是在朱泚之亂後。“紓通達,善詼諧,好接後進,厚自奉養,鮮華輿馬,以放達蘊藉稱。雖為大官,而佚遊佐宴,不嘗自忘。”[2]郭晞與李紓性情相近,故此墓誌記載郭晞與包佶和李紓經常宴飲遊樂,以致被人進言進諫。郭晞與此二人交往密切,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郭晞不僅有武將之資,且文采應屬不凡。
“子鋼,從朔方杜希全幕府。希全檄為豐州刺史,晞憐其弱不任事,丐罷。德宗遣使者召鋼,鋼疑得罪,挺身走吐蕃,不納。希全執送京師,賜死。晞坐免,尋復太子賓客。”[3] 此事墓誌沒有記載,郭鋼前文已有論述,我們以為當是郭鈁之誤。不過還有一種可能,郭鈁與郭鋼非同一人,郭鈁乃是史傳失載的郭晞之子,墓誌因為郭鋼叛走吐蕃,所以墓誌没予記載。
郭晞戎馬一生,在唐王朝平定諸多叛亂之中居功至偉,唐代貴族為確保家族地位,特別重視皇帝和朝廷對死者的榮耀,所以墓誌記載,郭晞過世後,“人實有懷,聖皇軫悼,中使降問,贈兵部尚書。飾終之典,優於常數”等語。


[1] 《舊唐書》卷一二二《路恕傳》,3501頁。

[2] 《舊唐書》卷一三七《李紓傳》,3764頁。

[3] 《新唐書》卷一三七《郭晞傳》,4610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3

主题

8

听众

7299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9-18 11:44:26 |显示全部楼层
二、長孫璀墓誌解讀
《長孫璀墓誌》:“曾祖沖,兵部尚書、駙馬都尉,尚長樂公主。祖絢,右屯衛兵曹參軍。考元適,通州刺史、贈兵部侍郎。”《新表》載沖有子三人,絢為第二子,絢個人信息沒有見諸史料,其子元適亦沒有記載。今可據墓誌補之。
長孫璀貞元九年(793)59歲而卒,當出生於開元二十三年(735),比郭晞小兩歲。長孫氏“出自後魏獻文帝第三兄。初為拓拔氏,宣力魏室,功最居多,世襲大人之號,後更跋氏,為宗室之長,改姓長孫氏。七世祖道生,後魏司空、上党靖王。六世祖旃,後魏特進、上党齊王。五世祖觀,後魏司徒、上党定王。高祖稚,西魏太保、馮翊文宣王。曾祖子裕,西魏衛尉卿、平原郡公。祖光,周開府儀同三司,襲平原公。父晟,隋右驍衛將軍。”[1]長孫氏到初唐時發展到極致,長孫無忌定立儲闈,力安社稷,勳庸茂著,終始不渝,故長孫璀墓誌云“世家之美,光乎太史。夫人誕自清貴,生知淑哲”。到高宗時,无忌被流放黔州,其子長孫沖等並除名流於嶺外,至上元年間方追復無忌官爵,不過此時長孫家族已經徹底退出了望族之列,在政治上的影響力也十分弱小了。長孫後人也應是在此時纔回到中原的。
關於鄭縣郭氏,“漢有郭亭,亭曾孫光祿大夫廣智,廣智生馮翊太守孟儒,子孫自太原徙馮翊。後魏有同州司馬徽,徽弟進。”[2]郭氏家族至子儀而大興,郭子儀“權傾天下而朝不忌,功蓋一世而上不疑,侈窮人欲而議者不之貶”,可謂是人臣之極至。郭氏子孫多以功名致顯,郭晞自小隨父征戰,深得子儀疼愛,所以對於郭晞和長孫璀的婚姻當十分慎重。中古時期世族門閥除去政治、經濟、外族入侵的壓力等外部條件外,主要憑藉中華傳統文化和血緣宗法家庭這兩項內因維繫,而尊卑嫡庶分明的宗法等級禮法與門第相當的大族聯姻又是支撐士族數百年不墜的根本支柱。各個士族互相之間彼此通婚,形成一定的婚姻紐帶(婚姻圈)[3]。郭氏家族與長孫氏聯姻,正是世家大族聯姻的個案之一。
世家大族組成的婚姻集團在政治上構成錯綜複雜的關係網,這使得彼此成員在出仕、仕進等方面獲得更爲優越的條件,又使得大族之間能夠在激烈的政治鬥爭中相互援引提攜,保持其權勢的穩定和連續。這種大族婚姻是一種複雜的倫常政治現象,影響所及,使得國家政治屬性也帶有濃厚的倫常色彩[4]
長孫璀“爰自笄年,歸乎趙公。”笄年,一般指女子15歲成年[5],可知長孫璀在天寶八載(749)與郭晞成婚。婚後長孫璀“以恭恪事舅姑,以貞婉輔君子。以溫柔睦群娣,以博愛和六親。年逾三紀,其道一致”。
郭晞平定僕固懷恩之後,“從容近密,沉靜寘言,非因召見,未嘗及時政得失。代宗深愛賞之,以其戚屬,竟未專任,加拜開府儀同三司,封趙國公,食邑三千戶,以獎前勞。”長孫璀“乾元二年封魯郡夫人,從夫制也”。從郭晞夫妻墓誌所講可知郭晞封趙國公當在乾元二年之前。
長孫璀先郭晞一年亡故,郭晞墓誌貞元十年“葬於萬年縣之鳳棲原。夫人袝焉,禮也。”祔葬,乃是以一人為主、其他人從屬的一種喪葬形式,是喪葬文化在墓葬結構上的表現。《禮記·檀弓(上)》:“周公蓋祔。”孔穎達疏:“周公以來,蓋始祔葬,祔即合也,言將後喪合前喪。”這裏的祔指的是墓葬,且清楚表明祔是合葬的意思。從上言可知郭晞和長孫璀死後合葬,長孫璀先亡,墓誌所謂祔其實隱含著時間先後和從屬的寓意。祔葬的概念比較寬泛,往往和葬於祖塋、合葬、遷葬、改葬聯繫到一起,通過考古發現可知祔葬在墓葬的形式上表現多樣,或同葬一塋,或同封異穴,或共用一墓[6]。郭晞夫妻墓誌非正式發掘所得,對於兩人的墓葬形式我們亦無法推斷屬於那種墓葬形式了。
唐代一夫多妻現象嚴重,妻子祔葬表達的不僅僅是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主次和尊卑關係,還呈現著深厚的家庭觀念和中古時期的家族模式。中古時期重視門第出身,人們要接受家庭帶來的榮耀和地位,逐漸喪葬形式便具有了禮儀化的發展,祔葬乃是唐代的這種禮儀喪葬形式的一種具體表示。當喪葬具備了禮儀和法制的雙重形態後,便由道德層面的提倡發展到法律層面的限制,在禮、法雙重制約下有條不紊地生活是歷代統治者的理念,喪葬成了支撐現實社會秩序,維護國家政權的重要制度[7]
《長孫璀墓誌》云“終於上都親仁裏之私第,以其年秋七月乙酉蔔兆於萬年縣之鳳棲原”,據《唐兩京城坊考》載親仁里有“尚父汾陽郡王郭子儀宅,《譚賓錄》曰:宅居其地四分之一,通永巷家人三千相入出者不知其居。”[8]郭晞亦居於親仁里,可補《唐兩京城坊考》親仁里內。


[1] 《舊唐書》卷六五《長孫無忌傳》,2446頁。

[2] 《新唐書》卷七四《宰相世系表》四,3115頁。

[3] 毛漢光《關隴集團婚姻圈之研究—以王室婚姻關係為中心》,《中研院史語所集刊》第61本第1分,1991年,119--192頁;毛漢光《關中郡姓婚姻關係之研究——隋至唐前半期》,《唐代文化研討會論文集》,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91年,87--139頁;趙超《從唐代墓誌看士族大姓通婚》,《周紹良先生欣開九秩慶壽文集》,中華書局,1997年,64--74頁。

[4] 王連儒《東晉陳郡謝氏婚姻考略》,《中國史研究》1995年第4期,67--74頁。

[5] 關於笄年的論述參見周曉薇、王慶衛《隋代婚姻語詞集解——以隋代墓誌銘為基本素材》,《中國典籍與文化論叢》第十輯,北京大學出版社,2008年,94--121頁。

[6] 齊東方《祔葬墓與古代家庭》,《故宮博物院院刊》2006年5期,26--51頁。

[7] 齊東方《唐代的喪葬觀念習俗與禮儀制度》,《考古學報》,2006年1期,59--81頁。

[8] 清徐松撰,李健超增訂《增訂唐兩京城坊考》,三秦出版社,2006年,97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3

主题

8

听众

7299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16-9-18 11:44:55 |显示全部楼层
三、墓誌所見之唐蕃關係
安史之亂乃是唐代從盛而衰的轉捩點,它不僅是種族問題,同時也是文化的差異,陳寅恪先生稱之為羯胡之亂[1]。安史之亂之後,朝廷令郭子儀率領朔方軍平定叛亂,不過按照軍力分析朔方軍的戰力不及安祿山軍,雖然唐軍取得了系列勝利,但不足以從根本覆滅叛軍。唐王朝在無奈之下聽從郭子儀建議,從回紇借兵以平息戰亂。
安史之亂後唐王朝和安祿山集團的胡漢關係與民眾心理一直素為學者關注,新見的幾方屬於安史亂軍大燕政權的墓誌[2],著力宣揚唐王朝天命已盡,正朔在燕,宣揚金土相代之說。安史亂軍多利用佛教、祆教等各種宗教方式進行政治動員,但是通過這幾方屬於安史亂軍集團的墓誌來看,他們同時利用五德終始的理論建設,以儒家文化來構建他們的社會宣言和政治意識。從這幾方墓誌來反思不通集團心目中的的唐蕃關係,可以給我們提供另一種角度的思考。
回紇在當時擁有最強大的騎兵,漠北草原造就了回紇騎士的強悍素質,幾乎每個人都騎**通,而且富於忍耐饑渴勞苦的能力[3]。唐軍有了回紇兵的加入,取得了幾次大戰的勝利,為收復兩京奠定了基礎。但是由於回紇兵劫掠成性,不尊教化,所以平亂後期回紇兵再沒有參加戰事。到僕固懷恩叛亂之時,回紇又聚兵進攻唐王朝,最後唐王朝付出了巨大代價纔使得回紇退兵。
回紇自肅宗以後最為雄大,中國受其害最巨,至文宗時方削弱下去。在郭晞墓誌中,只講到回紇隨懷恩叛亂之事,對回紇的正面作用隻字未提,從中可以看出在唐人的心目中,“中國,天下本根,四夷猶枝葉也”。天下觀僅僅是唐王朝統治者藩屬觀念的一個方面,另一個則是夷夏觀。唐王朝的夷夏觀以安史之亂為界分為前後兩個時期,前期的夷夏觀相對開明、進步,對中國傳統的夷夏觀多有發展;後期則有一定的倒退,開明的成分大量減少,基本回到了傳統夷夏觀的原有軌跡[4]。不過在後期由於藩鎮割據,唐王朝的夷夏觀實際上失去了對藩屬關係的全面指導。
常言“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其實僕固懷恩之叛亂,固然是魚朝恩等權勢階層的逼迫,同時也和種族與文化不同有很大的關聯。在傳統觀念裏,唐人對蕃將也有很大的歧視,在郭晞墓誌中講到的平定懷恩的涇陽之戰,對對陣吐蕃的將領名姓不提,在下文的詔書中我們纔瞭解到那個將領乃是蕃將渾瑊,我們懷疑如果不是忠實引用詔書內容,那個將領的姓名是否也會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中而不為人知。杜黃裳如此行文不排除藝術筆法的運用,同時也透露出安史之亂後傳統夷夏觀的回歸下唐人的一般心態。
朔方軍在平定安史之亂,使唐一代可以延續百五十年的過程中居功至偉。同時,朔方軍的另一個重大作用則是在抵禦並解除東突厥對唐代北疆以及北邊地區的嚴重侵擾,進一步保衛了唐帝國的兩京。朔方軍行在靈武距離長安較北邊西北邊諸節度治所均近,安祿山叛亂,肅宗依靠朔方軍治所靈武為根據地,依靠朔方軍建中興大業。朔方軍的強大,嚴重的打擊並消弱了東突厥黙啜漢國,並使其走向瓦解。在唐代北邊形成以朔方軍為主河東為輔的軍事格局。同時朔方軍控制了漠北並管理鐵勒諸部族,鐵勒眾多部落以部落形式加入朔方軍,甚至成為主要部分,這亦為朔方軍的強大提供了戰力基礎[5]
安史之亂爆發之後,唐王朝抽調大量精銳邊卒平亂,數十年間西北數州相繼淪落,自鳳翔以西,邠州以北,皆為左衽矣[6]。安史之亂的發生,使唐王朝和吐蕃的關係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在安史亂前,唐朝對吐蕃的軍事處於進攻態勢,之後唐朝在西域及青海等地的優勢隨即消失,從而使整個西北地方的形勢為之一變,西北民族關係也相繼發生了巨大的變化[7]。也因於此,在僕固懷恩叛亂之時,吐蕃纔有可能派兵組成聯軍進攻關中,一度使唐王朝處於風雨飄零之中。


[1] 詳見陳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論稿》上篇“統治階級之氏族及其升降”,三聯書店,2001年,183--235頁。

[2] 趙君平、趙武卷《大燕〈嚴希莊墓誌〉三考》,《河洛春秋》2008年第2期,19-24頁;張忱石《〈大燕嚴希莊墓誌〉考釋》,《中華文史論叢》2008年第3期,393-405頁;仇鹿鳴《五星彙聚與安史起兵的政治宣傳—新發現燕〈嚴複墓誌〉考釋》,《復旦學報》待刊。蒙仇鹿鳴先生惠賜未刊稿,謹致謝忱。

[3] 楊聖敏《回紇史》,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8年,95-101頁。

[4] 李大龍《漢唐藩屬體制研究》,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6年,305頁。

[5] 王永興《論唐代前期朔方節度》,《唐代前期西北軍事研究》,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4年,245--320頁。

[6] 詳見王小甫《唐吐蕃大食政治關係史》,北京大學出版社,1992年,196-198頁。

[7] 周偉洲《中國中世西北民族關係研究》下編二、三章節,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7年,230--317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下一页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 Archiver|手机版| 郭氏文化网     

Copyright © 2001-2012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Swcom.cn X2.5( 赣ICP备13008098号-1 )

回顶部